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好友的老公

时间:2018-05-11 这天,阳光还是很耀眼,我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,白色的衬衫、浅粉色的套裙、超薄肉色的裤袜、粉色的高跟鞋。正要喝杯咖啡休息一下,这时电话突然响了。
「你好,哪位?」我问道,「是我呀!唷,怎么,没有听出来吗?」我楞了一下,马上听出了对方的声音,原来是大学时的好朋友。
我问她︰「原来是你!这么久没有联系了,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呀?」
她说︰「是呀,想你了嘛!对了,下个月我过生日,我老公要给我开生日酒会,大家都是同学,我已经联系了不少人了,你也要来呀!」
「是这样呀?你好幸福喔,还有人给你过生日。好吧,到时候我一定去。」
很快到了约好的日子,我提前了几天就坐飞机过去了。他们这里更热,还好我带了不少春装和夏装。和事先说好的一样,就住在她们家,见面后都很高兴,她还是那样漂亮,她说我也没有变。
她的老公过来了,也是同学,只是不在一个系。「这么长时间没见了,你还是这么漂亮迷人呀!」她老公说。
「还行啦,她不是也很漂亮嘛!」我说道。
「别理他,到我的房间去,我们好好聊聊。」说着我被她拉到了她的房间,开始了海阔天空的聊天。
第二天早上,我走出我的房间时,「你醒了呀?一会我们去逛街好了。」她说。
「好呀,你老公呢?」
「他刚出去,去开会了。你快点整理一下,我也去换件衣服。」说完,她去了自己的房间。
我来到洗手间,知道她老公不在后,我放松了许多,因为我此时只穿着一条吊带短睡裙,是绸缎的,很薄,这下我可以等洗漱以后再换衣服了。
当我开始洗脸的时候,忽然厅到客厅的门铃响了,几遍过后,还没见她去开门,没办法,準是没有听到,我只好跑出洗手间,来到客厅开了门。她老公站在门外,目不转楮地看着我,我这时才发现自己此时的样子︰
白色的超薄绸缎短睡裙随着门吹进来的风摇摆着,我的两条大腿毫无保留地展现着,还有胳膊和肩膀,透过薄薄的睡裙,可以清晰地看到我的两个乳头;由于脸刚刚洗到一半,所以脸角和被弄湿的头发都还不停地滴着水,绸缎的料子沾到水立刻就湿透了,胸部已经湿透了很多,湿透的睡裙贴在我的乳房上,从外面看,我的乳房整个轮廓已经完全展现,乳头看得更清楚。
我的脸立刻红了,心跳得很厉害,下意识地用胳膊挡住了乳房,他也赶紧说道︰「对不起,我忘了些东西,回来取的。」我没有说话,赶紧跑回了洗手间,直到再次听到关门的声音,我才长长的出了口气。
从那以后,我发现她老公的眼神总是不停地偷窥我,有时我们的眼楮会踫到一起,我只好紧张的看去别的地方,但是身体还是任他赏识着。
终于到了她生日那天。她穿了一条白色的吊带连衣裙,而我穿的是她给我的一条粉色的系带露背连衣裙,她说有她老公在,不好意思穿得太过暴露,我说︰「好吧,那我穿好了。」
当我出现在酒店大厅时,很多人都注意到了我,虽然我是悄悄出现的。粉色的连衣裙,上身其实只是两条有着花纹图案的粗粗的带子,向上分别盖住两个乳房,然后在脖子后面打个结系上,所以,整个上身和后背是全部裸露的;前面带子的中间,展现着我深深的乳沟,一直露到了肚脐以下。
下身是到地的长裙,在一侧有一条一直开到腰部的开叉,整条左腿几乎露到了大腿跟。难怪她不敢穿,这样的裙子时刻都会跑光的,尤其是上身的乳房。
我来到她的旁边,她小声说︰「你好风骚呀!幸好我没有穿。看,好多男人都在看你呢!」我笑了笑︰「让他们看好了。」其实如果让她知道我此时的身上根本没穿内衣,只穿了一条银色的无裆裤袜,她也许不仅说我风骚,还要说我淫蕩了。
不错,我此时上身没有戴乳罩,其实也没办法戴,裙子太露了,索性,我下身也没有穿内裤,只穿了一条银灰色的裤袜,还是无裆的。如果让在场的男人,尤其是她老公知道的话,真不知会怎么样?
为了避免走光,我尽量站着和别人交谈,但半裸的上身、从开叉展现出的整条左腿,还是引来了很多男客人和我接近攀谈,其实他们都是想借机偷窥我。
过了一段时间,我有些累了,想去洗手间补装顺便休息一下,大厅的洗手间人很多。没办法,我乘电梯来到二层的洗手间,走到右侧的女洗手间,发现挂着一个「维修中」的牌子,真倒霉,看来我要去三层了。当我刚要离开时,忽然听到里面「啪」的响了一声。奇怪,难道里面有人?
我轻轻拉门,发现门没有锁上(事后我才知道,其实门是从里面反锁的,只是里面的人当时并不知道门锁已经坏了,所以我才能进入的),轻轻的拉开门进去,关上门,酒店的喧哗和音乐声立刻没有了,洗手间变得一片宁静。
这时我隐约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呻吟声,而且是只有在做爱时才会有呻吟声。
随着我慢慢深入和呻吟声的渐渐加剧,我靠着墙向里偷偷看去……我呆住了,此时我的好朋友她正坐在洗手台上,背靠着面大镜子,上身的吊带裙已经被拨开,露着两个雪白的乳房,而下身的裙子被撩起,分开着大腿,一个男人正趴在她的两腿中间尽情地亲舔着她的阴部!
她一脚穿着高跟鞋,另一只已经掉到地上,刚才「啪」的一声肯定就是鞋掉到地上发出的。看着她忘情地呻吟、淫蕩的姿势,我立刻心跳加快,阴道也迅速湿了起来。
「啊……亲爱的……别舔了,我……我好想要……」她说着,男人站起来,我发现我并不认识他。
「我的宝贝,没想到现在还这么风骚,我这就来。」
「人家开这个聚会不就是为了见到你嘛!」
「我知道,今天我会让你以后天天想开聚会。」说着,男人把阴睫插入了她的阴道,「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我要……」她呻吟着。
看着阴睫在她的阴道里活塞似的抽拉着,我几乎要窒息了,我转过头,靠在墙上,心在剧烈的跳动着。耳边不断地传来他们淫蕩的对话︰
「舒服吗?宝贝。」
「啊……好舒服……继续……我要……」
「宝贝,今天你旁边那个女孩是谁呀?穿的好风骚喔!」
「怎么,你……你想她了?」
「不是,只是我刚才偷看到她的乳房了,再加上裹着丝袜的大腿,看着就想干她。」
「啊……啊……那你找她好了……」
「对不起宝贝,生气了?我有你就知足了。」
说着,两个人更加疯狂了,男人边干边亲舔着她的乳房。我的阴道早就变得湿润无比了,我知道要赶快离开避免被他们发现。我轻轻的走出来,慌乱地走向电梯,却迎面撞到了她的老公,原来他在找她。他问我看到她没有,我立刻不知道说什么,因为她此时还在洗手间里面……我赶紧说不知道,迅速跑开了。
酒会结束时已经是午夜了,好友喝了很多,已经醉得不醒人事,我也喝了不少,我和她老公一起搀扶着她回到家,让她平躺在客厅的沙发上。我们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,喝着饮料边聊天,他的眼楮依旧在我的身体上巡视着。
我坐在沙发上,一腿搭在另一条腿上,裙子从开叉处被撑开,搭在上面的左腿完全暴露出来,一直露到大腿根;上身由于坐下后有些弯曲,从侧面已经可以完全看到我的乳房。他的眼楮在我的乳房和大腿间游历着,也许是酒精的作用,我并没有回避。他已经不在喝饮料了,呆呆的看着我。
「你看够了没有呀?」我嗔说。
「没有,这么美的景色怎么能看够呢?」
「你老婆可就躺在对面,小心我告诉她。」
「我可不怕,她现在可醒不了。」
「等她醒了我一定告诉她。」说着我站起来︰「我要换衣服去了。」
当我刚要走,他一把从背后抱住了我︰「宝贝,别走呀!今天我不仅要饱眼福,还要饱口福呢!」边说,两只手从背后伸进胸部的带子里,直接摸到了我的两个乳房。
「啊!你疯了?快放开我。讨厌啦!」我叫着。但他没有理睬,用嘴叼开了我脖子后面系的结,遮挡乳房的带子立刻飘落下来,我的上身全裸了。我被转过来,他疯狂地亲吻着我,一手搂着我,一手尽情地揉摸着我的一个乳房。
「啊……放开我……讨厌啦……啊……放……放……」我挣扎着,但内心却早已经屈服,很快,我的反抗声变成了呻吟声。我紧紧地抱着他,热情地回吻着他。
我被重新按倒在沙发上,「哇!好尖挺的乳房,好有弹性。从那次你穿着睡衣,到刚才的酒会,我时刻都在幻想着你的乳房,今天终于可以得到它了。」他一口咬住一个乳房,疯狂地亲舔着。
我剧烈地呼吸着,转头看着躺在对面还在熟睡的她,天啊!我竟然和她老公在亲热,而且还就在她的身边!但我已经不能控制我自己了,我紧紧地抱着他的头,让他尽情咬吸着我的乳房。我的乳房迅速地膨胀,乳头被挑逗得立刻变硬了起来。
看着他享用着我的乳房,还是有些紧张,不时看着旁边他的老婆,生怕我好友突然醒过来,但我发现好友真的睡得很深。
我开始慢慢闭上了眼楮,他当然看到了我的变化︰「宝贝,舒服吧?是不是很想要了呀?」
「啊……你好坏……弄得我好舒服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边亲吻我的乳房,他的一只手已经从裙子的开叉处伸了进去,隔着裤袜抚摸着我的大腿,很快便顺着大腿摸到了我的臀部,「哇塞,好肥的屁股呀!你……
你……「原来他摸出了我没穿内裤︰」你没有穿内裤?「我红着脸,没有说话。
他抱住我,兴奋地说︰「小宝贝,这么风骚呀!穿得这么暴露,里面居然还敢不穿内衣。刚才在酒会上这么多男人围着你,要是知道你里面什么都没穿,一定会疯掉的。来,宝贝,让我好好欣赏一下你的大腿和丰臀。」说着,他开始拉我裙子腰部的拉链。
我赶紧阻止他︰「不要。」
「怎么了,宝贝,不想让我看吗?」
「不是的。」我依偎在他怀里,拿起他的一只手按到了我的乳房上,边说︰「都已经是你的了。」我看了躺在旁边的沙发上和我们只隔一个茶几距离的他的老婆一眼。他也看了一眼,明白了,但他说︰「放心吧!我的小美人,她是不会醒的,而且这样我觉得更刺激呀!」
「那怎么可以呢?还是到别的……」我的话还没有说完,嘴就被再次热吻。
他的另一只手早顺着我的大腿摸了上来,手从无裆裤袜的开裆处伸了进去,立刻摸到了我屁股的肌肤,他兴奋地揉捏着说︰「哇!好肥的小屁股,好有弹性呀!」我红着脸︰「啊……啊……讨厌啦……老说人家……啊……」
他的手从裤袜里抽回来,另一手也离开了我的乳房,但短暂的平静让我感到裙子腰部的拉链在慢慢松开,原来他腾出两只手是为了解我的裙子。裙子被脱下后扔到了茶几上,在熟睡的好友旁边、在她老公面前,我赤裸了,整个身体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了他面前,唯一的就是腿上银色的无裆裤袜,但似乎这样让我更加淫蕩。
他放肆地欣赏着我的身体,抬起我的腿,慢慢褪去了仅存的那条裤袜,抚摸着我的大腿,他剧烈地呼吸着,不停咽着口水︰「好美、好滑呀!小美人,好结实的大腿,好有弹性的阴毛。」
被一个男人这样放肆地审视自己的身体,我的浑身在升温。看着他的表情,知道他要爆发了,我感到一丝恐惧,但更多的是急切的呼唤。
终于,我的双腿被分开了,女人最后一块禁区也展现在他眼前了,「哇!好美的阴唇,还是粉色的,保养得很好呀!看,都流了这么多了。」说着,他的手指在我的阴唇上轻轻的划了一下,我皱了皱眉头,轻轻「啊」了一声。
他的脸慢慢靠近我的阴部,「哇!真没想到我能这么仔细地观察你的阴户,嗯,好浓好香的体香呀!宝贝,你身上的这种体味真让异性疯狂呀!」说着,他张开嘴,把我的整个阴唇都吸进了嘴里,「啊……啊……你坏……」我呻吟着。
他开始吮吸着我的阴唇、含啜我的阴蒂、亲舔我的阴道口,强烈的快感让我兴奋起来︰「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
「小美人,是不是很舒服?还想不想要呀?」
「啊……是……好……好舒服……我要……我要……啊……」
他拨开我的阴唇,慢慢把舌头伸进了我的阴道里,「啊……啊……舒服……天啊……求你了……要……我要……」他的舌头在我的阴道里开始搅动,我的下身激烈地反应着,不停地扭动着。
「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好痒……啊……你好……坏啦……啊……」原来他的舌头已经开始挑逗我的屁眼,时轻时重,时踫时舔,我被他挑逗的奇痒难忍,无助地哀求着︰「啊……啊……求你……不要了……我好痒……我受不了……我要……我要……」
「宝贝,我马上就让你舒服,不,是让你疯狂。」说着,他直起上身,再次压倒我的身上,但我同时感到一个很硬、很热的东西在我的阴道口徘徊着。
在龟头充份裹满了我的淫水后,他的阴睫慢慢向我的阴道深处挺进,随着我的眉头由紧皱到舒缓,他的阴睫也完全地插入了我的阴道。
「怎么样,小宝贝,是不是好多了?」他问道,我没有里他,红着脸扭向一边。看着旁边他熟睡的老婆,我的好友,我立刻把头转了回来,心里似乎有些惧怕。
但是,阴睫疯狂的抽拉所产生的无比快感随即就再次淹没了我,我的身体随着他的抽拉上下摆动着,两个乳房也疯狂地摇摆着,但很快就被他的两手握住,边疯狂地抽插我,边使劲地揉捏着我的乳房︰「我靠!好爽呀,小宝贝,你好淫蕩呀!」
我充份分开的两条大腿像蛇一样缠在他的腰部,两个胳膊紧紧地搂抱着他的头,似乎女人仰躺着被男人干的时候都是这个姿势,「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用力……啊……不要停……啊……用力……」我放蕩地淫叫着。
「来,宝贝,我们换个姿势。」说着,我被从沙发上拉起来,他让我跪在茶几旁边,弯曲上身用手扶着茶几,这样我的屁股正好翘起来。他单腿跪在我的后面,双手扶着我的屁股,把阴睫再次插入我的阴道,开始抽拉。其实让我更紧张刺激的不是这个姿势,而是这个姿势让我正好面对着茶几对面躺在沙发上的他的老婆。
「怎么样呀?小美人,这样是不是更刺激呀?看着自己的好朋友,自己却和她的老公在做爱,好淫蕩呀是不是?」我呻吟着,看着对面熟睡的好友,脸更红了。
他手从两边伸到下面握住我两个悬垂摇摆的乳房︰「哇!好爽,我喜欢这样干。知道吗?宝贝,我也是经常这样干她的,每次她也很兴奋,和你一样。」
「啊……啊……是吗……那就继续……我也要……啊……啊……用力……我舒服……我要……」我叫着。
「来,这样你会更舒服的。」说着,他拉着我的一只手放到了我的阴蒂上,他一边干我,还要我一边自慰。我用手指不停揉抚着膨胀的阴蒂,伴随着阴道的快感,我几乎疯狂了︰「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快呀……用力……我要……我要……用力……」
他见我有些发疯了,更兴奋了︰「哦,宝贝,你要什么?快说,不然我可抽出来了。」
「不要……啊……我要……要你……干我……用力干我……我要到……到高潮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「小骚货,终于说出来了,我这就配合你,我要干死你!小美人,不,我的小老婆,是不是?」
「是……啊……是你的……啊……老公……干我……我要到了……快呀……不要停呀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啊啊啊啊……」随着我开始淫蕩疯狂地淫叫,我到高潮了,淫水疯狂地从阴道里涌出来,下身甚至整个身体都在剧烈地痉挛抖动。
很久很久,房间恢复了寂静。他欣赏着高潮过后的我︰「我的好老婆,好激烈呀!看得我都有些害怕了。」说着他把我拉回沙发上。
「啊……啊……老公,我不行了……求你了,你快点射好吗?」我喘着气说道。他的阴睫再次插入︰「好的。真的呀,感觉是没有刚才湿润了,看来我真的要抓紧时间了。宝贝,想让我射在哪里呀?」
「啊……讨厌!好坏……既然是你老婆了,你想射在哪里都行呀!」我说。
听我说完,他满意地开始抽插,不久他就射了。「宝贝,我……我要射了,要……啊啊啊啊……」我立刻感到炽热的精液在不断地涌进我的阴道,阴睫同时也在阴道里不停地一挺一挺的。不仅是阴道,我感到整个小腹都变得炽热起来。
直到所有的精液完全涌进我的阴道,他才慢慢抽出了阴睫。我闭着眼、张着嘴,享受着、体会着。忽然闻到了淡淡的腥臊味,我连忙张开眼楮,裹满我的淫水和他的精液的阴睫不知何时已经到了我的嘴边,没等我反应,黏滑的阴睫已经整根插入了我的嘴里。
「宝贝,让我再射一次,快!每次看到你那朱红的小嘴,我都好兴奋,让我看看你含着我阴睫的样子。」
我近乎贪婪地吮吸着,用舌头吮舔着他的龟头,「哇!好舒服!对,就是这样……宝贝,你太骚了,她要是能骚到你的一半也行呀!快,她在月经,我已经憋了很久了。」
我边吮吸着,「她怎么能月经呢?刚才不是还在和别人做爱吗?」心里却想着。
终于,他又射了,虽然没有第一次的多,但精液还是不停地喷洒在了我的嘴里。他抽出阴睫,把最后的一些精液喷在我的脸上、眼楮上、头发上,然后他摊坐在旁边,看着被洒满精液的我,看着精液从我的嘴角不断地流出来。
我被他搂在怀里,两人都闭着眼,喘息回味着。他同时边抚摸着我的身体,而随着他的抚摸,喷在我身上的精液也被带到全身,乳房、小腹、大腿,而我阴道里的精液随着我在他怀里变换姿势也会时不时流出一些来。
新的太阳出来了,好友从沙发上醒来,她的老公已经上班去了。我从浴室出来,洗去了陪伴我一夜的他老公的体味和精液。看到她已经醒了,和她依然是有说有笑,她说昨天真是没面子,居然喝多了;还问我,她喝多了以后有没有说些其它的事情?看来她是怕把她在洗手间的激情说出来。
下午,和她告别,我坐上了回去的飞机。